大发官方

大发官方文苑

残缺的月饼

时间:2019/10/11 8:48:02  作者:本站原创  来源:  查看:1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又是一年中秋至。每当此时,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外婆,还有她手中的月饼。  外婆是个苦命的女人,外公死得早,是外婆独自操持一个家,养大了七个儿女。生活的艰难让外婆的脾气格外暴躁,滕家里的四邻八舍,见惯了她拎着鸡毛掸子,前街后街追着儿女到处跑的情景。或许是因为亲情的缺失,当儿女...
  又是一年中秋至。每当此时,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外婆,还有她手中的月饼。
  外婆是个苦命的女人,外公死得早,是外婆独自操持一个家,养大了七个儿女。生活的艰难让外婆的脾气格外暴躁,滕家里的四邻八舍,见惯了她拎着鸡毛掸子,前街后街追着儿女到处跑的情景。或许是因为亲情的缺失,当儿女们长大之后,纷纷从老屋搬了出去,外婆一个人守着几间老房子,看日头从东边移到西边,渐渐地,外婆的脑子里开始冒出了各种荒诞离奇的故事,她要和妖魔鬼怪搏斗,她在半夜里号叫,将砖头丢进邻家的大院。无奈之下,我们把外婆送进了疗养院。
  那年中秋刚过几天,母亲带我去探望外婆。进了疗养院,还没到外婆的房间,就听到有人大声喊叫,还伴随着“哐啷”东西被砸碎的声音。是外婆!我们赶紧跑过去。门半掩着,推开门。医护人员正抓住外婆的手臂,外婆又踹又抓,两个年富力强的男人居然制服不了一个年迈的疯狂的老太太。母亲的泪涌了出来。她颤抖着说:“妈,我来看你了。”看见母亲,外婆忽然就安静了,乖乖地坐了下来。
  母亲放下手里的袋子,掏出一个月饼,又倒来一碗开水,将月饼掰成一小块一小块,慢慢地喂到了外婆的嘴里。外婆咂吧着嘴,居然笑了,和刚才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。母亲问:“妈,好吃吗?”外婆不住地点着头:“好吃好吃。”忽然,外婆站起身,开始在房间里满屋乱转,我们以为她又发病了,赶紧上前阻拦。外婆挣脱了我们,快速掀开了褥子,从枕头下掏出了一个纸包,她抖抖索索地打开了密密层层包裹着的纸包,递到了母亲的嘴边,她讨好地笑着:“乖囡,你吃……”是一堆饼干碎末,依稀夹杂着一些黑糊糊的豆沙和果馅。旁边的工作人员惊讶地说:“这是中秋发给你的月饼,你怎么不吃?”他伸手准备去拿这一团东西,外婆飞快一闪,把纸包牢牢地抱在了怀里。
  母亲含泪上前,说:“妈,给我吧。”外婆很开心地又把它递给了母亲。看着母亲一口一口地吃着月饼,外婆目光宁静,面露慈祥。此时,我的泪,也哗哗地下来了。一直以来,我们总以为外婆是个狠心的女人,当一场病剥落了外婆伪装的坚硬,我们才真正理解她那颗做母亲的心。
  回家的路上,母亲悠悠地叹气:“中秋节真该把妈接回家的,再怎么样,中秋节也该团圆的。明年一定要记着……”然而,外婆没有等到团圆,那年冬天,外婆在疗养院里过世了。
  如今,我常常想起外婆的月饼,它时刻提醒我:不要让亲情残缺,不要等到失去了才懂得那份感情的珍贵。

作者:林颐
上一篇:夜 色
下一篇:昭君出塞曲
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   |  
Powered by